YEF,一趟改變自我的旅程,一場永無止盡的風險。

        仔細回想起來,我參與 YEF 之初其實有些懵懵懂懂。讓我參加 YEF 的契機,是源自於 2012 YEF 代表溫志傑之邀,然而事實上,在志傑向我大力推薦之後,我對此活動核心精神的了解仍有些模糊,但卻對他描述在 YEF 海外參訪的經驗心生嚮往,那時我心裡只是很簡單地想:「如果我也可以親身走訪這些地方、和這些國際的創新創業家對談,那真像是在做夢一樣!」

        於是,一直以來對各類競賽興趣缺缺的我,竟然投了報名表,趟上了屬於我的瘋狂 Y 路。然而,我真正領略 YEF 的精神,是在第一階段的 Garage Party 上,那個時候,今年的隊伍已然成形,我也有幸當上了我們這組的組長,但在那場活動上,當我聽到時代基金會執行長 徐小波先生及副執行長Josephine 和大家娓娓道出 YEF 計畫的成立初衷,卻令當下的我倍感震懾,並且感動不已,我才驚覺:我都參與到這個階段、甚至當上了組長,但其實,我並不了解 YEF 真正的價值!

        環顧現實環境,現在的大學生不患沒活動,只患選什麼,在琳琅滿目的眾多活動中,我想大多數的競賽可以提供給參與者、也是學生們選擇參與這些比賽的主要原因,歸結起來,不外乎兩個:那就是「發現自我」和「自我成長」。就好比我當初參加 YEF,是期望有機會能夠走訪國際名校及機構、和這些國際級的創新創業家們對談,開拓自己的視野,這是屬於「自我成長」的驅力,然而,在 Garage Party 上感動了我的,是我發現了 YEF 背後的意義不僅包含這兩者,更超越了這兩者── 事實上,除了給予學生們「發現自我」和「自我成長」的平台之外, YEF 更希望的是培養一群具備「影響力」的新生代人才,並且透過「持續性」地投入,擴大這樣的影響力。

        就如同在 Garage Party 上,時代基金會副執行長 Josephine 舉了日本明治維新時以岩倉考察團向西方取經為喻,說明為什麼時代基金會堅持每一年送一批的代表們出國參訪,這些代表們透過親身觀察,在與國際創新創業家們互動過程中改變了視野,並將這些視野帶回來,在台灣發揮影響力。而名為「代表」,也代表著 YEF 並不是像一般競賽一樣,選出優勝的「winner」,因為在YEF,沒有絕對的成功失敗,只有無盡的學習。每年當上 YEF 的代表,都是透過當屆每一階段的隊友互評選出,因為這些「代表」們,正是要代表著每年逾200 位 YEFer 們,當他們的眼睛,帶著他們的信賴與期盼,出國交流、學習,並將這些所見所思帶回來與所有的夥伴們分享。

        回顧來看,我想 YEF 教我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所謂的「Entrepreneurship 創業家精神」,並不代表每個人都要成為創業家,實際上,創業家精神是可以應用在各行各業的一種做事的態度,它代表的是兼具熱情、堅持、創新、執行力、領導力與關懷社會的思維及能力。真正的創業家精神,不僅僅在於找到自己內心的聲音、超越生活與環境的困境,更在於進一步以自己的行動影響他人,帶領別人也能追尋自己的內在聲音。這樣「發現自我、超越自我、進而影響他人」的創業家興業精神,是我在 YEF 學到最重要的一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