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我渴望改變,卻也害怕改變。

        對於我如何站在YEF的起點,我其實沒有太多偉大的理由可以說明,只是很單純地對設計和畫畫感到興趣,以為設計=創意=創新=創業,所以開始想要知道創新和創業在做什麼,更想要遠離在化工系繁忙卻單一無聊的生活,抱持試水溫的心情,一切便這麼開始了。

        回想過去九個月的YEF之旅,真的是一趟旅程,比賽或是計畫,我想都有著筆直的感覺,但只有旅途之中那種曲折、疊加與交錯之感,才能更加貼切地去形容這段時光。與隊友們長期地相處和工作,教會了我如何去應對與我思想截然不同的人們。人擅於習慣,無意識地,我習慣了化工人相似的思想,不小心將這種生活當作是全世界運行的道理,如果沒有不同思想的碰撞或化學作用,我可能不會發現我已陷在狹隘的井裡。

找到目標,改變不再是難以取捨的分岔路,只是一個自然的過程。

        在人生之路上走了比我們還遠的業師們,不會幫我們決定避開哪裡,而是教我們怎麼應對這些障礙、如何洞察、如何預測,自然地,我們的決定會變得更有邏輯。從他們分享的故事裡,我也看見了改變其實並不是件不自然的事,一時的決定不一定是用全部的人生去堅持的,他們跟隨心知所嚮,時間久了,心之所嚮可能變了,軌道自然會跟著轉向,但不變的是,人在跟隨心裡的聲音時,往往比勉強行進的人們更加勇敢、堅定與大方。而這些不僅僅印證在業師身上,與我們進行分享的每位業界人士也都用他們的人生訴說了這些道理。

熱情讓靈魂發光發亮。

        14天的美國行,讓我體驗到什麼叫作「未曾經歷」,我以為曾經去過世界之都紐約的我將不再對繁榮感到驚奇,不再對頂尖感到意外,但是,當我用生命的意義、熱情的堅持、社會的價值等角度,去拜訪舊金山與波士頓的創業家跟學者們時,我才明白,我過往看見的只是表象,精神除了親眼看見,更必須用心體會。

        他們眼裡散發的光芒,比紐約夜景的燈光還要閃耀,那股璀璨來自他們對於人生的熱情,以及對於社會的關懷。我不禁想起過去的我只想著如何讓自己的人生穩定,卻從未想過我與社會的息息相關、人生當中得到與付出的相對關係,還有這些關係背後牽連到我們如何定義自我價值。無論目標是什麼,熱情才能讓我們持續地走在這條路上,拓展生命的廣度,讓我們積極地找到不足,發現生命的深度,盡力做到最好,提升人生的高度。

現在的我不怕改變,只怕沒有用生命感受生命。

        「參加YEF真的好累!」我從不避諱如此敘述,但也因為有太多要經歷了,所以有太多太多的感動是沒走過的人不能感受到的。不僅是YEF,很多事都是如此,惟有走過才能理解,惟有用心才能體會,也因此我更確信,在往後的人生裡,我想用心享受每件事,認真地品味每個時刻,實踐生命的意義於自我、於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