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參加YEF之前,是個非常保守的人,
我在大二時知道YEF,
但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花了兩年思考到底該不該參加YEF,
我在想些什麼?以下我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告訴回答過去的自己對YEF的疑問。

「YEF,很累吧?」— 很累,但是得到的,超乎想像

       真的很累,而且不是普通的累,在BP階段時,你可以想像一個禮拜開三次會,每次都開到半夜兩三點,換好幾次題目,思緒枯竭時家庭和實驗室又同時反對的感受?在這個長達10個月的旅程中,我做了無數次艱難的選擇,不知不覺,選擇變得不再困難,猛然回頭一看,不知不覺我做了不少,我從YEF夥伴們學到如何上台簡報、學習從不同的觀點切入、各種為了謀生存不得不會的技能(PS、AE)最重要的是我認識了30幾個值得交心的摯友。

「參加YEF的人應該都是菁英中的精英吧!?」— 是一群迷惘但勇敢的精英。

       這話盤旋在我心中兩年,但事實上在YEF中我遇到的人加上我自己,我認為我們只是一群願意去實踐心中所想的人,有些人沒有著亮麗的學歷卻有著創業多次的經歷,有些人學經歷都沒有但有從此改變自己的決心、負責任的態度,或許我們現在都還懞懂,在之中走得愈久,收穫絕對會越多。而我在YEF找到最珍貴的禮物,是我碰到一群以後如果我要創業,我絕對會回頭找他們的人!

「就算當上了代表,去一趟美國回來,能改變自己什麼?」— 對於我最重要的,是再繼續的能量。

       一直以來,到美國留學一直都是我的理想,但我根本連美國都沒有去過,但在海外參訪時,聽的演講握的手個個都是各大產業的巨擘或明日之星,也看到那夢幻的MIT media lab、CSAIL中竟然有這麼多的台灣人在其中燃燒生命,看到我的那些夢想就活在我的眼前,一直以來在網路上學習的、第一線的科學新知,就在我伸手可及之處不段湧出,這些激動讓我差點被我遺忘的內心火苗又開始燃燒起來!

       真的非常感謝基金會所有同仁給予我們這樣的機會,從組隊、任務、各階段巧思到最後的海外參訪,每個細節都看得出基金會充滿熱情卻不失嚴謹的態度,富懷庇蔭下個世代的胸懷,讓我不禁我也想成為這樣的大樹,庇蔭更多的樹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