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人生視野的旅程

青年創業領袖計畫 創業家最難能可貴的,是冒險的精神、敢於將夢想落實的執行力、與人合作的包容自持。這一切,都該在青春正盛的求學階段,展開鍛練。

 

文/何典諭‧林秉毅

        如果沒有參加「國際青年創業領袖計畫」(Young Entrepreneurs of the Future,YEF),今天的我會如何?
 
        2005年4月9日下午,走出台大研究所考場,180天在地下室從早上8點待到晚上12點的生活,彷彿一場夢,我只想回家好好睡一覺。

        現在回想起來,如果考試結束後,沒繼續去台大法學院旁聽我最喜歡的總體經濟學,沒遇見台大中文雙修經濟系的黃琪真和台大會計馬永欣,得知YEF的活動,現在的我會如何?

        參加這個活動之前,我的人生目標很清楚:希望可以考上財務相關研究所,自我期許成為一個財務專業經理人、在投資銀行工作。我對自己充滿自信,對當時的生活方式沒有任何懷疑,但這一切,從登錄YEF網站那天起,徹底改變。                  

專業?先鍛練與人合作的能力                                 

        YEF最特別的,就是報名審核之後才正式組隊。並特別限制同隊成員中,同一學校、同一系所的組員不能超過兩人,目的是要讓不同領域、不同背景的同學,透過比賽制度學習合作。

        為了讓自己被其他也正在尋覓優秀組員的參賽者注意,順利加入並組成創業團隊,所有參賽者都必須使出渾身解數,在網站留言版上,秀出自己的「顯赫」事蹟,主動和留言版上的版友積極接觸、MSN,同時我們也會和版友分享創業文章、科技新知,透過不斷交流互動,彼此瞭解、相互學習。

        想要創業,必須找到合適的夥伴。如果希望創業競賽一切順利,那麼用心與人溝通學習,是絕對必要的功課。

管理來自金星 技術來自火星

        參賽過程中最深的震撼,在於感到自己的微不足道,特別是面對不同領域的高材生時,更會對自己所學的侷限,感到強烈不安。在創業計畫(Business Plan,BP)發想前期,技術可行性評估是影響後續發展至鉅的關鍵,所以技術團隊會先進行小型討論,然後再將結論用淺顯易懂的說法「翻譯」給管理團隊聽。

        幸運的是,我的同組組員雖然幾乎全為理工高材生,但他們對於管理理論總能舉一反三,他們的優異表現帶給我極大壓力,逼著我不斷問自己:大學的專業訓練,到底帶來哪些成長?我有哪些特質或能力,足以吸引優秀的夥伴樂意與我合作?

夥伴優秀 最佳的鞭策力量

        每當面臨討論瓶頸,我就恨不得能多些專業能力,好幫助自己判斷方案的可行性與發想的正確性。這就是YEF的魔力,當身邊環繞一群有理想、衝勁和實力的夥伴時,同儕壓力會鞭策自己不斷尋求突破和成長。

        舉例來說,我過去從不瞭解影像晶片的生產流程,也不關心網路通訊架構的發展,但是在BusinessPlan 的討論過程或平日的閒聊中,不自覺就吸收了許多相關知識。

        沒有學過作業管理的我, 卻在與業師的合作歷程中, 把無線射頻(Ra d i o F r e q u e n c y Identification,RFID)的原理、限制、應用乃至專利現狀弄得清清楚楚,甚至還能指出報紙報導的錯誤。就連自己的會計專業,也隨著競賽過程的發展,獲得主導財務預算的真實經驗,包括決定融資結構、說服行銷與技術團隊接受合理的毛利率等。

        經過第一階段生死與共的團隊合作,第二階段又是另一個全新的光景。在創業課程研習會(YEF Workshops )階段,所有晉級夥伴,會由時代基金會重新組隊,並給每個新小組一個關於創業的課題。這其實是另一個大挑戰!試想,我們已經在過去兩、三個月和營運計畫團隊培養良好的默契,但進入第二階段,卻必須在更短的兩週內,凝聚新YEF Workshops 小組的共識,完成我們的共同課題。這個階段,不只是小組成員專業能力的考驗,更挑戰每個夥伴的適應能力。

既合作又競爭的夥伴關係

        由於第二階段結束後,馬上就要面臨代表遴選的面試與團隊互評,成員彼此間競爭與合作的微妙張力,更被擴大到無比緊繃的臨界點,說得誇張點,簡直就是《誰是接班人》(The Apprentice)的實境版。

        一方面要跟陌生卻強勁的夥伴合作,一方面要適應和Business Plan 隊截然不同的討論步調,感覺真的非常不安。當第一天的討論結束,我在自己的網誌上留下一段文字:

       「不要忘記在過程當中自己撿拾到的每一步成長,我希望自己能夠有科技人的俐落線條,有行銷人的引人入勝,有財務人的精確務實,最後再融入我自己的調調。啊啊啊! 不想被強者丟在遠遠的地方!」

        為期三天的YEF Workshops真不是蓋的。每堂課的講師都是絕頂夢幻的一時之選,同學們都抓緊筆記型電腦,飛似地敲打鍵盤,渴望將每位講師的珍貴經驗記錄下來。結束最後一堂Workshops,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回顧參賽的三個月,再看一眼上課的會議廳,我告訴自己,就算沒選上代表,也沒有遺憾。

意外之旅 大開眼界

        面試結束,其實我已做好落選的心理準備,和其他參賽夥伴比起來,我差多了。晚上六點半,中央企管所吳立昌打電話來,恭喜我入選代表。我揉揉惺忪的睡眼,「入選什麼?」「代表啊!典諭,恭喜你!」立昌在那一頭開心的祝賀。我立刻衝到電腦桌前,顫抖地打開網路,連到「國際青年創業領袖計畫」創業咯啦嘰,然後是代表名單......天啊!我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接著,我們展開了歷時14天、意義非凡的創業之旅。從美國東岸到西岸,我們看到頂尖的國際學生,也看到貨真價實的創業家精神,感受文化差異、自己的不足與最深的鄉愁。在麻省理工學院史隆管理學院(MIT Sloan School of Management)的大講堂中,我們和來自全球各地的國際學生共聚一堂,感受彼此積極奮進的創業精神與態度。而在與美國E-ink公司的訪談中,我們則看到創業家在劇烈轉變的環境中,自處和應變的智慧。

        這趟旅程,啟發我徹底檢討自己的生命,旅程中遇到的人,他們談到創業、談到人生目標時的堅定眼神,不斷顛覆我在台灣教育體制中所建構出的世界。和YEF計畫的奇妙相遇,為我激發出尋求改變的無比勇氣,讓我敢於面對自己內心的渴望── To Pick Something Big!

2005年以後——

        回到現實的生活,我問自己改變了什麼?我發現是一種清楚的態度與人生觀。是的!我大可以輕輕鬆鬆跟隨所有人的腳步選擇一條安全的道路,選擇大家認為政治正確的意識形態,選擇大家覺得「財管所學生應該做的正經事」。但參加過YEF計畫之後,我知道我不能只是跟隨,我要積極的去探索人生的大哉問,我要積極的去找尋我自己的答案。現在的我,正努力的在財務與行銷當中找尋一個微妙的平衡點,我希望我能夠做出真正有產值的事情,能夠成為社會中積極力量的一份子。

        2006年4月26日凌晨三點,鍵盤上正敲著這篇文章,我再問自己一次:如果沒參加過YEF計畫,我的人生會是怎樣?

        很抱歉,我想都不敢想。

追求成功,更要學習不怕失敗

        這種追求理想、目標的勇氣,從何而來?想想自己的成長歷程,通常是單方向地鼓勵讚揚成功的學生,對於學業與競賽中的失敗與挫折,鮮少給以鼓勵或分析原因,這樣的過程使大家愈來愈相信,不斷追求成功是人生唯一的正道;而在面臨人生的抉擇時,自然會不自覺地往安全保守的路前進,一切決策的底線──就是不能失敗,大家都怕輸。唯恐一次失誤將帶來永無止盡的指責,並失去周遭的信任。

        我因而自省,自己是不是也在「怕輸」的壓力下,按捺住許多瘋狂創意的火花?將熱情埋葬在日復一日的工作中?只為一個最安全的路徑,以贏得家人、同儕的肯定和穩定生活?

        我沒有答案。

        但是地球彼端那些年輕人,熱切追求自己目標的臉龐,時常清晰地出現在我的腦海中。YEF計畫鼓舞年輕人走不同的路,勇敢將心中理想化做真實執行方案的精神,就像一顆火種,並沒有熄滅。

勇氣 創業精神的深層靈魂

        視野、胸襟、勇氣,或許是創業教育中最困難的環節。

YEF計畫希望培育的,不是充滿英雄主義獨自閃爍的孤星,而是能與人為善,享受團體合作的成員,沒有任何事是只有特定人選才能做,沒有任何人可以獨力完成所有任務,每個人都有獨特的相對優勢,任何精彩演出和精湛作品,都是群策群力的結晶。

        我有幸成為YEF計畫2004年的出國代表,在實際拜訪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與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MIT)的實驗室及衍生企業(Spin-off )後,深深體會創業精神無法言喻的深層靈魂──不是為名、為利,而是一種信仰、一種態度,對自己的理想和能力的信仰,相信透過創業將自己的理想實現,並為世界帶來更好的明天。

         我看到這些世界頂尖學府的學子,對生命有另一種追求的態度,重視所追求的目標,並願意為目標克服所有疑難,全心全力邁進,有一種無論任何挫折、打擊都不回頭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