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 夢想 台灣啤酒四年後回看2003年矽谷之行

2003年的矽谷之行,讓我下定決心要找到自己想做的目標,然後盡所有的努力去完成它,決志不給自己的青春歲月留下猶豫的嘆息。

 

文/楊志偉

 
        2007年的三月某日,矽谷選秀盛事的DEMO Conference的製作人_Chris Shipley,在台北某個會議室裡對著我們說:「我期待在今年九月太平洋彼岸的加州DEMO秀,看到你們funp.com(推推王)登台。」我和河馬(邱繼弘,YEF 2003 )對看了一眼,「Wow!我們真的要回矽谷了。」距離我們跟第一代YEF代表一起在加州度過的那十天,整整過了四年。
 

Party is over?

        現在回憶2003年,彷彿是另一個世紀,一個氣氛跟現在完全不同的年代。
 
        2003年,是網路泡沫化後的谷底,我們一群年紀從大四到博二的台灣學生,在時代基金會的領軍下,穿梭在矽谷大大小小的辦公室,拜會新創公司的創辦人、投資人,以及史丹佛大學的學生和教授。雖然馬路邊處處可以看見「Office for Lease」(辦公室出租)的招牌,媒體上也一股  「Party is over」的氣氛。但是在那些現在早已忘記名字和頭銜的人身上,我看見了一種隱約發光的東西,一種我嚮往的質地──「我知道我在幹什麼,我相信我的夢想,而且全心要去實現它!Whatever it takes, no matter what others say。」
 
       「我想要有一天,跟這些人一樣,找到想做的東西,然後拼了命去做。」我這樣想著,而且我知道,我不是YEF裡唯一這樣想的。
 

不是失敗,只是行不通

        那個夏天,我們在大大小小的會議室裡,跟年輕的創業家、年長的創投家討論策略,打探募資技巧和各式各樣的成功與失敗故事(他們不說Fail,他們說It didn't work out);在MIT的實驗室裡聽穿著短褲T-shirt的學生分享他們花了好幾年做出來的軟體、硬體、理論架構,以及技術商業化的可能過程;在史丹佛的商學院交誼廳裡,聽年紀大我們不到五歲的MBA學生,分享他進MBA前,跟BMW合作開發iDrive的故事;聽Eink的創辦人,從MIT畢業直接創業的故事,與他下一個跟中國市場有關的創業計畫。
 
       「這是一個點子最大、實力至上,年齡跟學歷都僅僅次要的創業環境,跟亞洲排輩論歲的文化似乎不太一樣。」這是我在從San Jose回舊金山的巴士上,一邊打盹一邊在想的事:「有一天,我想來試一試。從這些人身上學更多東西、視野、自信跟勇氣。」
 

Moonlighting 試身手

        不過我跟所有乖乖牌學生一樣,在畢業後找了個爸爸媽媽聽了會高興的公司上班,矽谷的經歷和巴士上的自許,在上班、下班、周休二日的規律下,成為漸漸淡忘的往事。
 
        偶爾跟YEF的朋友見面,聽聽他們在各大知名企業、頂尖學府的新生活,過著一種穩定,大致可預期,堪稱愉快的日子。也會跟念資訊博士的河馬討論2005年起矽谷又慢慢回溫的網路創業、跟在Johnson & Johnson的Andrew(YEF 2003)聊聊2008年一起出國念MBA的計畫,但都只是說說聊聊而已,週末結束,我們都回到自己的軌道過日子──上班、寫論文、吃飯、睡覺、看電視。改變世界?關我何事!?
 
        一直到河馬跟我說:「Brian,我們來兼差搞個網站吧?」已經觀察了半年網路趨勢,卻始終只是說說而已的兩人,終於在一個灌了台灣啤酒的晚上,下了這個決定。不知道會不會賺錢?老實說也不是很在乎,只是覺得,有一些關於網路的想法,非得把它討論清楚,然後做出來。
 
        我們沒有忘記,矽谷的前輩告訴我們,創業要懂得控制風險。在對任何一個新創意累積到足以成為事業之前,不要去作休學或辭職這種衝動的事,他們教我們一個名詞:「Moonlighting」意思是說,在白天的正職 (對河馬來說是他的博士班課業,對我來說就是我的白天工作 )之外,用晚上的時間嘗試性的實做一些點子。
 
        於是我們約定,一個禮拜有幾天晚上,約在交大的實驗室裡,討論可行的點子,以打造出「我們自己會很愛用,介紹給朋友應該反應也會不錯的網站」為出發點,開始構思。初步的計畫是,花半年開發,上線後小本經營一陣子看看,如果經營不如預期樂觀,摸摸鼻子走人,當作一場回憶。
 
        無論如何,現在不做,以後一定後悔!
                                                                                      

用Mash-up概念打造網路事業                                         

        看看四周,我們發現英語世界中,Blog、RSS、Social Network、Web Based Bookmark、Video Sharing、Tagging、Web 2.0等名詞,跟瘟疫一般出現在各個媒體跟論壇中。三五人湊成的小團隊,也從各個角落冒出來,很多大大小小的網站,甚至將自家程式(Open API)開放出來給其他人使用,以打造更有趣的應用。這種概念,英文叫做Mash-up。但是我們熟悉的台灣網路界,卻始終只有雅虎、無名小站和 PChome。「以科技島著稱的台灣,網路發展跟英語世界差距這麼大,似乎有點可惜啊……」拿出了信用卡,我們買了兩台伺服器、租了條光纖,打算試試看。
 
         我們盤算著:「以有限的人力跟時間,我們要盡量使用已存在的資源,看能不能從那些東西裡挑些來Mash-up,再加入自己的創意,打造個沒人做過的服務。」河馬把這概念告訴同實驗室裡頭一起參加過軟體競賽的澳門僑生學弟脫志曜(後來又找來了陳冠傑和彭品勻)協助開發,我也找曾經參與過IPEVO Skype Phone的哈佛設計學院高材生李維哲操刀網站整體的使用者介面。就這樣,我們上路了。
 

「funP推推王」上路  廣受歡迎

        從與著名書籤網站del.icio.us類似的概念(讓使用者將有趣的網站存在網路上,並使用標籤分類)出發,再加上bbs上常見的精華區功能。問題是:使用者該去那裡找東西來收藏?是要到Google、 Youtube、Flickr上去找,再貼到我們的網站嗎?還是我們可以提供一個一氣呵成的機制,讓使用者可以搜尋、閱讀、分享、收藏任何他們有興趣的東西呢?不管這個東西是新聞文章、照片、影片還是部落格文章?我們用這樣一個思維,做出了「關鍵字雷達」這個廣受好評的服務。
 
        我們也想,如果可以跟社交網站取經,營造出一種社群的氛圍,應該不錯。所以花了很多該出去玩的週末在實驗室裡辯論、改版、想功能;花了更多該睡覺的夜晚寫程式跟抓蟲;沒有去想太多,只是覺得這東西該被做出來,一個讓人可以搜尋分享、收集網路資訊的東西,一個當初還沒有名字的東西。
 
        在過完年的一次HappyWeb活動上,我們跟一群關注網路的朋友分享「funP推推王」,請他們給我們意見。幾個月後,我們很神奇的站在DEMO的傳奇製作人面前簡報,接著接到報社電視台的訪問電話,甚至在網路上讀到不認識的部落客所寫「funP推推王使用指南」。
 
        沒有一件事在我們的意料之內,不過我們的人生似乎走上了一條新的道路。不管成果怎樣,這條路上的風景確實始料未及,而一切的一切,都只是縁於當初矽谷之行的記憶、幾個年輕人小小的夢想、和那幾罐清涼的台灣啤酒,在一個尋常的夜晚,發生了化學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