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 $50K創業競賽

他們玩真的! 有16年歷史的麻省理工學院MIT $50K創業競賽,可不是產生優勝得主、頒獎閉幕就算了,學生在16屆比賽中提出的紙上創業計畫,已經被實現為60家實際營運的公司。
 
 
文/衣進
 
       我是麻省理工學院「MIT $50K」2005年亞軍隊的成員,在長期與 $50K組織的合作、互動過程,對MIT $50K創業競賽有很多感觸。因此,分享一些親身的經驗,希望對亞洲的學生有所幫助。
                                                                                         

競賽結束 創業的開始

        MIT $50K(現在是MIT $100K,2006年增加了一個新的類別,MIT $50K Social Impact Prize,與原有的$50K Venture Competition 並行舉行。)的歷史和規模,以及其影響,無疑是世界上最為成功的創業計畫競賽。由歷年MIT $50K競賽,一共孕育出60個公司,總值達到105億美元;新創公司創造了1800個工作,獲得1.75億美元的創業投資資金。
 
        這些數字明白指出,MIT $50K不只是一個學生競賽活動而已,而是「產量」及「品質」都驚人的新創企業沃土。就我觀察,這些傲人成就,與MIT $50K的特點分不開。
 

特點一 $50K始終堅持跨領域知識的有機結合

        $50K在1990年由兩個學生組織共同發起,一方是有著很強技術背景的MIT E-Club(EntrepreneursClub),另一方是來自史隆(Sloan)商學院的「Sloan New Venture Association」。此後16年,$50K積極地推動技術、商業等跨領域的結合,而事實也證明,最成功的團隊一向是把技術和商業,有機地結合在一起,並能夠實現從技術跨越到市場的組合。
 

特點二 Real Ideas, Real Companies 他們玩真的!

        參賽過程中,參賽隊都是在真實的idea基礎上,針對真實的市場,在真實的資源和限制中思考和撰寫創業計畫(Business Plan),所謂「real ideas, real companies」。$50K有一套完整的評選和賽後追蹤體系,依據「real ideas, real companies」來評審和追蹤參賽隊,促使參賽隊時刻關注和瞭解真實市場,而不僅是為了得到獎項而來比賽。參賽隊雖然抱著不同目的來參賽,或許為學習、為建立人脈網絡、為籌創業資金,但最終只有那些經得起層層現實考驗的團隊,能成為最終的得獎隊。當然,$50K在過程中一直提供足夠的幫助,例如,幫助尋找業師(Mentor),提供有用的人脈網絡(Alumni Network)等。
 

特點三 創業大環境提供源源不絕的支持

       MIT創業環境經過數十年發展,已經形成了一個良性的科技創新與創業的生態系統(Innovation EcoSystem)。這個系統的循環從實驗室開始,實驗室的科技創新、產出可商業化的產品或服務、擬定商業計畫、誕生新創公司、從一個幾個人的小公司到上市公司。
 
        在這個生態系統的各個環節,MIT及周邊環境有各式各樣的資源可以提供支援和利用。這個生態系統在數十年中學習、優勝劣敗,才發展到今天;當然,它與政府的政策,特別是稅收政策、風險投資系統的成熟、MIT校方的大力倡導和資助、波士頓地區的創業大環境,是密不可分的。
 

特點四 創新是創業的泉源

        MIT以及其他院校,比如哈佛,不斷產生無數的科技創新,這提供 $50K好的創業泉源。這些大量的科技創新,為有興趣創業的人提供一展身手的創業機會。根據統計,MIT每天平均會有兩個技術創新、每週會有4個專利申請,日積月累為豐沛的創業「素材」,而新公司如雨後春筍般冒出頭,也就不足為奇了。
 

特點五 創業精神是一切的解答

       在$50K和眾多成功創業企業的影響下,愈來愈多有創業精神(Entrepreneurship) 的年輕人,嘗試把新技術商業化。這些人很少擔心可能的失敗,也不懼怕橫在眼前大大小小的困難;他們被創造新產品的興奮,以及可能產生的社會影響力(Impact)推動著,不斷攀越一個又一個的障礙。而這種精神也不斷感染新的創業家(Entrepreneurs)、年輕人,吸引著愈來愈多人參加,變成一個良性的循環。
 
 
   親臨MIT $50K創業競賽       和高手短兵相接         
       
「50K」創業競賽是台灣各創業競賽師法的對象,來美國參訪的重頭戲,就是要和高手中的高手── 50K的優勝者,同台簡報營運計畫,接受台下兩百名MIT學生的質詢。
文/許家碩
 
        震撼就像立可白,能讓一個人在驚愕之餘把腦子裡面的東西洗得乾乾淨淨。至於隨之而來的收穫,則比寫在白板上的油性筆還難擦掉。
 
       「所謂不同方式的病毒攻擊,就像是種類各異,宗旨相同的蛋洗手法⋯⋯」台大資工所博士班彭念劬的聲音,清晰而穩重地從後座傳來,和我們乘坐的小巴士大異其趣。高速行駛與老舊底盤和路面交織成一首又快又晃的RAP,連胃裡的東西也為之瘋狂。
 
        今天的行程是先參觀一家叫「媽祖」(不要懷疑,就是「Mazu」)的防毒軟體(Anti-Virus)公司。然而這類超尖端科技的新創公司,在波士頓(Boston)只是遍地腦力結晶中的小小一角。而當時令我情緒七上八下的,就是這些結晶的原石礦場──麻省理工學院(MIT)「50K創業競賽」。
 

我的胃在搖滾 「50K」終於來了!           

        如果有人要你在15年後創造出50億美元(這筆錢至少可以買一個師團的法拉利,還有半打以上的邦交國)和數十種為人類福祉盡心盡力的技術,你會選擇辦一個創業比賽,還是買樂透、搶銀行?我想我會選擇後者;而「50K」的發起團隊則是選擇了前者。創業究竟是一股甚麼樣的力量,能讓價值和夢想的種子萬紫千紅地灑在這個彈丸之地呢?「再期待半小時吧,」有人笑著說。「可以和奇蹟50K的優勝者同台簡報Business Plan,感覺不錯吧!」
 
        主啊,請替我原諒這個人吧!他不知道我和我的胃有多緊張。  
 
        車頭停在史隆管理學院前,玻璃建築和窗外參差不齊的高聳煙囪與交錯的鐵軌,相形下顯得有些突兀。要上台簡報的成員聚在大廳的一角,為自己公司的營運計畫(Business Plan)作最後的沙盤推演。後方莫約數公尺處是簡報廳的木門,上面深色的紋路活像羅丹「地獄門」上的雕刻。「隔壁有大藥廠的徵才說明會,」時代基金會副執行長趙如媛雲淡風輕的說,「所以人應該不會像去年這麼多了,別這麼緊張。」我們像穿了西裝的魔戒遠征隊,勇敢地朝魔多邁進。只聽得門喀嘰一聲,映入眼簾的是3大組、5大排的木製長桌,如國會旁聽席般居高臨下地圍繞著中間的講台。至於椅子跟國會的像不像,由於房間裡一個空位都沒有,所以我還是不知道。
 
       不過,我知道大人說的話,有時候聽聽就好······
 
創意vs. 專利與核心技術
 
         第一名的Balico身材高大,方正的臉上看不見一絲笑容。「科技輔具,經歷3年實驗已申請到專利,預計在1年內商品化,復健者不需物理師輔助即可自行調配進度」。
 
       6分鐘內,一張硬底子的公司藍圖清楚地劃過所有人的眼際。不用醫生?這東西實在太吸引人,不過MIT的人並不這樣想。「你的產品時程提到一年,可是通路和傳統方式差異是很大的。」、「對成年人而言也許可以這樣,但是從數據上來······」連珠炮的挑戰,從環繞的四面八方射出。
 
       我過去聽到的討論,往往在架構上是宏觀出發的。幾年回本?策略如何?為了不被侷限,這些問題往往會導向比較具有發散性的討論。但是MIT的人完全反其道而行,針對特定點,一個一個問,討論內容逐漸收斂到一個點,一項一項地把問題獨立出來。清楚明快,可是就是······少了點甚麼······。
 
       「我們的奈米電池······」一張中國臉孔的衣進,操著流利的英文介紹自己的創業計畫。這些公司都有著極強硬的核心技術,可靠性和取得的專利,在在都是強化競爭的利基。相較之下,我們還在跟台灣與日本專利攻防掙扎,遜色真不知凡幾。可是如果要這樣才能成功的話,台灣那麼多成功企業又是怎麼回事?領先世界的技術,專利,我們似乎並不靠這些啊?被排在最後的我心亂如麻,難道沒有技術就爭不了嗎?
 
       「已經成功地讓局部中風的人在6個月後······」第三名的印度人矮Balico一個頭,氣勢卻同樣穩健。這兩年來,全世界都繞著醫療和能源問題打轉,這3位優勝正是最好的印證。整個創業計畫又是穩健的核心技術······“穩健核心技術=>專利取得=>資源利用” 
 

真的準備好創業的心態了嗎?

        活力呢?彈性呢?舊瓶裝新酒呢? 這些過去20年來造就無數亞洲奇蹟的要素,在這些報告裡居然都不存在。如果他們仗恃的是得天獨厚的技術,我們有的就是求新、求變、還有創意。
 
       「Our product is condom」看著滿座吃驚,我想起這次沒有隨行夥伴和他們說的話:「拿我們的創意嚇死他們吧!」
 
       晚餐時分,我看著剛才拿到的一疊名片沾沾自喜。此時印度人正分享著和投資人打交道的經驗,「唉,一個學生這樣子不容易呢!」我說,心裡盤算著因出國而落後的念書進度。
 
       印度人盯著我,靜靜地說:「我想如果學校企管課的報告和創業計畫有甚麼差別,就是有的人把自己當成追逐夢想的大人,另一群人却老覺得自己只是學生吧。」
 
       那頓飯,後來聽到了甚麼我不記得;不過關於我們哪裡不如人,我想並不是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