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讓我發覺自我極限的冒險;一趟讓我重新定義自己夢想的旅程。

        我是交大外文吳文祺。

        甘於被領導、多多傾聽他人,小螺絲只要放對地方,一樣不可或缺。在一、二階,我在團隊中的年紀都是最小的。因此,我都不是擔任團隊的領導人,自己也自認沒有能力和資格。但我始終覺得自己很幸運,可以在很多哥哥姐姐的帶領之下學習。我是外文系,和其他念企管、財政、理工科的隊友相較,在行銷、技術、財務方面完全毫無概念。在開會的過程當中,多半我選擇默默傾聽,默默地從每個人身上學習新知;默默地從隊友身上看見自己缺乏的能力。但小螺絲只要放對地方,一樣不可或缺。過去有許多舞台經驗的我,在整個YEF的過程當中全程擔任簡報者的角色,用自己的經驗和專業,將團隊的最終心血呈現給大家。YEF是一個許多人力求表現的地方,或許領導的角色是一種方式,但我更覺得,當一個甘於被領導的小螺絲,在你擅長的地方努力發揮,你一樣是不可或缺。

        承認自己的渺小;擁抱世界的偉大。在美國,我們與世界最頂尖、最前線的大人物接觸。當面對這些人,其實難免真的會無地自容。但我覺得,承認自己的渺小,你才能把自己裝進世界的偉大。唯有走進世界的偉大,你才能真正在裏頭成長茁壯。在美國,我們不斷從許多人身上取經,哪怕只是一小段故事、一句隨口提及的話,都是深深影響每位代表的元素。”YEF代表”的頭銜,不該將之視為和同學教量的標準、求職的利器或是求學的賣點,而是一個時時刻刻提醒自己繼續埋首苦幹、謙卑向上的動力,因為我們因為這個頭銜,我們享有比別人更多的資源;我們背負更多的期許。承認自己的渺小;擁抱世界的偉大,我們才能真正與這個社會一同成長。

        沒有一百分的準備,東西是不准端出來的。回台灣後,面對的是一連串成果發表會的籌備。在過程當中,時代基金會高標準的期許與眼光,讓我學到沒有一百分的準備,東西是不准端出來的。或許很多人將籌備階段視為自己不得不履行的義務,但對我而言,這是一段磨練自己,凡事用高標準、高規格看待事情的機會。我曾經花了一個晚上兩、三個小時的時間,只為設計兩、三頁PowerPoint。但當第二天有更好的靈感時,我用兩三秒刪除昨晚的心血。我很感謝基金會訓練我這樣的精神,力求完美、力求到位。這樣的精神,他會一輩子跟著我走。

         YEF讓我重新定義了自己對夢想的堅持。我從來沒想過我要創業,即便參加完YEF也當上了代表,我仍然沒有改變一心一意想進電視台當記者、當主播的初衷。但我仍然由衷感謝YEF帶給我的這趟旅程。雖然對於創業我還是不曾考慮,但起碼他交給我創業家的精神。所謂創業家精神,並不代表你真的要去創業,而是一種你可以應用在各行各業的態度。你是否有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你是否有突破現狀、影響社會的決心。誠如在成果發表會上我對自己許下的承諾,在將來我不想當一位只會唸讀稿機的機器人,我期許自己會是一位具有創業家精神,同時懂得善用媒體資源,來影響這個社會環境的媒體人。所以最後,我想要向YEF獻上我的萬分感謝,他不僅讓我看到自己的渺小不足、讓我學到很多的精神和能力,更讓我重新定義自己對夢想的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