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F太不像比賽了,因為你從來不會輸,不管走到哪個階段,你都能帶走一些東西。對我來說,它是一場有人挺你的冒險,同時也是一趟很痛的學習過程,就像轉大人一樣,夠痛才能看見成長的劇烈。

創業家精神,豁出去吧!

        這是個選擇太多,焦慮更多的世代。大家都忙著在做「最有利的選擇」,擔憂這、擔憂那的。在政大,有一半以上的學生都有雙主修、輔系,又修習第二外語,更參加各種社團活動,深怕履歷少了別人一條。害我也常常忘記,一個人只有兩隻手,能拿的東西真的不多,貪心點多拿了點,一不小心什麼都掉光光。

        因此YEF教會我最重要的一課就是:帶著熱情,沒有退路的把自己豁出去。或許很多人會問,放棄那麼多事情,把自己整整十個月的時間,死心踏地的奉獻給YEF值得嗎?聽起來或許是個不經濟又高風險的投資,甚至你在過程的每個關卡裡,都存在著各種的不確定性。但我想,這就是創業吧!在美國看到的每一位創業家不也是如此,他們的成功往往來自於足夠的熱情,相信自己那不容置喙的信仰,以及勇敢堅持下去的決心。「你最大的風險就是不願意去冒險」這句話在我走過YEF漫長的旅程後,有更多的感觸和認同。只做一件事情,風險很大,但我真的獲得了意想不到的收穫。

學習能力是練出來的

        創業代表著什麼事情都得自己來,但再完美的團隊都不可能擁有各領域的人才。YEF是我第一次在考試以外的地方,好深刻的體會什麼叫做「書到用時方恨少」這件事。很多時候真的很挫折、手足無措,就像看著考卷發呆,一個字也寫不出來,但時間卻滴答滴答的過。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學會它」。短短幾個月裡,我的閱讀量超過了大學前兩年的三倍,看書、看雜誌、看線上教材、找資料,看不懂就Google,再不懂就問人。回頭看才發現,自己真的在壓力下做了好多好多原本不擅長的事情。

團隊,是一面透徹的鏡子

        從一階、二階到代表團的十個月裡,經歷了三個全然不同的團隊。在一次又一次的Team Building中,我遇見一個過去從未發現的自己。

        在第一階段,我很快的了解自己的特質,找到了適合自己的位子。在討論中,我知道我反應比別人慢,不適合站在前面帶領大家,但也因此我可以走在後面,發現更多應該注意的細節。而在分工上,意外的發現,雙主修的我能發想出跨領域的點子,對資料查找的掌握度也比較高,可以為團隊做市場調查的部份。

        第二階段換了新的團隊,我開始慌了,隊上缺少了適合領導團隊的人。臨危受命下,我開始嘗試承擔下來、嘗試改變自己過去在團隊的定位。過程中真的好辛苦好辛苦,遇到很多挫折,壓力和責任都扛在身上的感覺好累好累,但終究還是走過來了,脫胎換骨之後知道自己有很大的進步空間要努力。

        我想這就是YEF最可貴也最痛苦的地方吧:被迫一層一層卸下偽裝、剝開內心,面對最真實的自己,那個擁有各種殘缺、不足的自己。勇敢點,牙一咬的撐過後,才能看見自己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