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F結束後,朋友問我找到未來要做什麼的答案了嗎?

        我說,還沒。應該是說永遠不會有一個確切的答案,因為人生不再只是作答題而已。在YEF遇見很棒的人事物,改變我思維的深度和視野的寬度,認識真正的自己、挖掘潛在的可能性、發揮價值,讓我找到屬於自己未來的方向前進。

給自己一次機會,改變

        要改變不容易,但沒有給自己報名YEF的機會,我還是以前的我—反應緩慢、思考邏輯奇特—傻裡傻氣的個性,成為朋友眼中的笑柄,我也不以為當個小丑,帶給他們生活上一點歡笑,但即將畢業踏入社會的我,卻不希望自己永遠是這樣的角色。當時,焦急徬徨地想著未來我能做什麼,參加完YEF去年代表的分享會後,一股莫名想要改變自己的衝動,使我回寢室後立刻報名YEF,但複雜繁瑣的報名表,正是考驗證我有多想要給自己改變的機會,看似繁瑣的程序,逼著我審視過去自己的想法及能力,接受最真實的自己,並跳出原本的舒適圈,開始接受挑戰。

誠實面對自我不足,歸零學習

        從收到YEF錄取通知那一刻,每分每秒都在與自己對話,過去我往往意識性的縮小自己的缺點,從未真正的接受並改變它。在YEF裡,每個學員豐富驚人的資歷背景,對我來說衝擊很大,內心不得不產生焦慮與惶恐。但相對於那些頂尖好手,我本來就什麼都不會,什麼都還不懂,於是我開始調整步調,自我歸零,積極與那些很厲害的人學習,踏實穩健、慢慢的學比較快,起步時不要一次貪求學會所有的事情,卻一項都做不好,就像Kono瘋讀書的創辦人對我們說:「一開始,專心研發一個功能,將它發展到最好。」(Focus on one thing first, but the best one.)。進而,嘗試接觸多元領域,使自己想法和視野更有彈性,尤其當與理工背景的隊員做溝通時,才發現我們使用的語言極為不同;因此,我搭客運從台北到新竹的清大圖書館借了三本光觸媒應用相關圖書,充實自己的基本知識,與他們做溝通、碰撞學習。同樣的,在矽谷我們看到每位創業家身上都具備此多元化的跨領域技能,從電機、醫學、到政府政策的專業知識。同時,提醒著我必須無時無刻檢視自己的不足,適時地加入不一樣的香料,充實自我內在。

遇到對的人,做對的事

        在史丹佛時,Guitar Hero的創辦人不斷和我們強調 “ Finding good partner is something time-consuming but matters a lot. ” YEF從兩百人之中,要找到與自己契合的人,實不容易。但我找到一群一起同甘共苦,度過數個爆肝的日子,完成我們小夢想的夥伴。在YEF沒有框架與標準,毫無邊際的學習摸索的過程,會因我們遇到的人,而編織出不同的故事。此外,在冒險的過程中,我們的業師就像大浪,而我們是堆疊在沙灘上的沙堡,他們不斷將新的思維灌進我們的大腦裡,並將我們捲入更深的大海中,讓我們沉澱,尋找問題本身的價值,並一次又一次的將我們捲起,堆上另一個未知的島嶼,使我們看見更不一樣的視野。他們用他們走過的經驗與我們分享,是我一輩子值得效法的典範。在YEF有一股很強大的正向力,在社群中大家分享著新的知識和機會,一起前進,學習就是從模仿開始,很強的人分享他們所看的網站,漸漸的我也會主動去找屬於自己的網站,找到自己的方向。

你也一定可以,相信自己

        當上代表那一刻,我內心的恐懼大於喜悅,質疑自己是否在海外參訪中能有所收穫,並有能力將海外的經驗帶回來。此時,我馬上打給我的業師,先謝謝他一路上的幫助,並告訴他我內心的不安,因為我的學習力較慢,以前教導我的老師都以「勤能補拙」鼓勵我,我也一直這樣勉勵自己。但業師卻告訴我,「勤」是必要的,但當我都認定自己是「拙」了,更別期待自己會有信心把每件事情做到最滿;頓時,我好像被敲醒,我從未相信過自己我可以,害怕搞砸,所以從未嘗試改變。就像Josephine說過的:「自怨自艾與抱怨都是阻擋自己前進的障礙物」,其中的需要極大的熱情去改變,但的確熱情容易被外在所煽動,YEF十個月無邊無際且充滿不確定性的過程,實令人崩潰;就像在紅襪隊芬威球場上計分板內部牆上印的一句話 “The waiting is the hardest part.”我相信只有堅持,能使不可能變成可能。永遠記得給自己力量相信自己,我們會面對挫敗,但只要不放棄自己我們都不算失敗。

        最後,謝謝這條路上遇見的每個人,如果沒有你們,我的故事也許不一樣。我很驕傲的看到你們與自己,我們一起跨了一大步,期許自己未來要像那些前輩一樣為社會帶來更多價值。 

        Be a Do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