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對我而言是改變很大的一年,做的很多重大的決定,過程中也讓我學到很多,參加YEF就是其中一項。其實一開始在填報名表時猶豫了很久,因為接下來要面臨碩二寫論文跟口試的壓力,不知道自己能不能cover過來,但內心一直有個小聲音說:[你真甘願在論文中結束你的學生時代嗎?],所以在報名截止的最後一天,我還是投出了報名表,從此踏上了Y路。

        現在回頭想想才覺得自己能熬過這半年真是不可思議。怕學長和教授看到我在做實驗以外的事,總要等晚上十一點大家離開實驗室後,才留下來開始用YEF的東西,做完常常是三點多了,曾經一度懷疑的問自己:[我會不會搞YEF搞到延畢阿?]。周末要做四個多小時的車到政大跟北部隊員開會,來回坐車的時間常常是開會時間的兩倍,過程中成大的隊員一個個離去,最後剩我一個,有一陣子腦中也有放棄的念頭,但可能是比較愛面子的關係,當初跟北部隊員拍胸捕說我們成大的會負責理工部分,結果比到一半全部消失,以後大家看到成大還不退避三舍?所以我堅持下來了。但也因為堅持下來,我更會安排自己的時間,實驗、論文、創業計劃書夾擊下,不得不提高自己的做事效率,同時也認識了很多很厲害的YEFer,互相碰撞的過程中,從他們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也多了很多一輩子的朋友。

        在參加YEF的過程中我也做了一個很大的決定:我放棄了台積電的工作機會。我曾經很想很想進台積電,還特別去修了相關的課程,但捫心自問我其實對工作內容並不敢興趣,追求的是那高於一般水平的薪水,即便知道了這個事實,我還是一直懷疑這個決定是不是對的,甚至一度後悔。但出國參訪過程中我看到很多很有想法的人,他們想的不單單是薪水,而是如何完成自己的夢想,有哈佛畢業的為了幫助當地人開設餐廳,創立了社會企業La cocina,有MIT畢業的,放棄了大顧問公司的工作,到紅襪隊當無薪實習生,最後當到了紅襪隊的副總裁。看過這些候我重新思考,錢很重要,但與其為了追求金錢做沒有熱情的工作,只是沒有靈魂的接受主管交代的事,我寧可薪水少一點,做點自己有想法的事情,為了腦中的願景努力,而不是只是把清單上的工作一條條劃掉。

        在YEF我們看到了很多成功的創業家,其中不少是指導我們的業師,他們也都是為了自己的夢想或是看不慣某些現象,或許是想提升台灣的網球風氣、或許是想提高台灣農產品的價值,或許是想作間獨一無二的青年旅館,想要改變、想要去創造,毅然決然走上這條崎嶇的創業路,從他們的身影中,我也看到十年後想要成為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