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聽過YEF嗎?

        猶記第一次接觸YEF這個詞,是在2007年台灣科大的會議廳,當時的好奇與憧憬、不亞於聽完說明會之後的興奮與決心。然則,看完報名表的內容要求之後,我選擇“準備充足”再參加。殊不知這顆種子一埋就是大學畢業後,直到2012才萌芽、2013才開花,結果則要再幾個秋冬去證明。

一場有人__你的冒險

        打從大亂鬥組隊的時候,我就已經領教到YEF的與眾不同。自我介紹不能誇張到像是接見信徒,平庸保守到沒人要揪也是不行。創意發想的過程中,多一分太嗆、少一分太宅的穠纖合度,大夥得在你一句「我覺得怎樣」、我依據「某某已做過」的攻防之間,完成一份三十頁的創業企劃書。而且傳說在截止日期的前一天,就能夠見識到何謂「潛能無限」。然則我的處男之旅,就在短劇配合雙簧的創投選秀會當天宣告劇終,頓時間我才體會到俄國文豪托爾斯泰(1828-1910)那句經典:Everyone thinks of changing the world, but no one thinks of changing himself.

再來冒一場「瘋」險

        你說沒有獎金的比賽,我為什麼要參加兩次?因為YEF是唯一能夠回答我「我和同班同學有什麼不一樣?」的抉擇。就在悵然「遙想當年肝新鮮,驀然回首黑半邊」時,再度面對臉書社團裡圖文並茂、配對擇偶般的自介留言串。為期四個多月的你沒空、我有事,別人看日出、我們開天窗,就這樣一路奮戰到當年的戰敗現場,差別是這次由老夫親自上陣!那種勇於承擔來自團隊Gourage純然地「相信我」,而最簡單的回饋想當然耳就是:整隊晉級!有道是邱吉爾(1874-1965)上任英國首相時說:為了這一刻,我準備了一輩子。而我為了這一天,準備了六年!

找尋我的拼圖

        我知道這是趟打從一開始、就不會結束的學習。旅途中我遇到了恩師沈育德、焦子儒、林群倫及宋牧奇等傾囊相授,對他們始終抱持著感恩的回饋之心。甚至乎,凝聚了趙邠艮、劉炯廷、莊福明、陳彥宇、沈文聖、賴冠儒和詹昀蓉等七位創業夥伴,我們在YEF中發現自己隔壁那塊契合的拼圖,磨合中產生共識:實現夢想的管道名為「創業」。如果只是擁有一堆想法,發生的事情只會是:我變老了。唯有「執行」才能讓想法無價!The way to make ideas priceless is to implement!

出國參訪 免費

累積哩程 不算

找到夥伴 無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