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個月的旅程,7000個小時的練習,在YEF想要得到多少,全由自己決定。

        從投下報名表那刻,就是緊張和高壓的開始。不是商管和技術背景的我,從組隊到撰寫創業企劃書,都必須花費極大力氣證明自己的價值。於是在四個月的階段,我開始讀書,接觸科技媒體,甚至在Coursera上課,補強不足的知識與工具。這份持續學習的動力,也變成我生活中的習慣,在比賽結束後讓我能持續成長。

        在BP階段,除了brainstorming逼迫我們大量接收資訊,解決問題;我也深刻感受到「團隊」的重要。參加YEF,並不是每個人都想當上代表,也不是人人都以創業為最終目標。許多組員在暑假都選擇實習,或準備出國交換,這個比賽是接觸創業或商業知識很好的機會,但無法全心投入。比賽的輸贏無法定義最後的收獲,我們很有共識的不強迫大家赴湯蹈火,而是讓每個人在這趟旅程,都能帶走自己想要的養份,還有一輩子緊密的友情。

 「 如果想要走的快,你可以一個人;如果想要走的遠,必須大家一起走」。

        通過Elevator Pitch考驗後,接著又經歷workshop和英文口試的挑戰,我很幸運的成為代表,走出台灣,親身學習。真正踏入德國與荷蘭,才發現真實的歐洲,並不是繁榮的美國矽谷。和台灣相似,歐洲的創業環境沒有廣大市場,更沒有慷慨的投資人;但是他們懂得擅用各自優勢,吸引全世界最好的人才,一起加入創業生態系,打造最好的商品與服務。柏林有便宜的物價,和年輕叛逆的文化;荷蘭則有最好的生活品質,以及優質的英文工作環境。

        除了人才,另一個讓人感動的特質,是歐洲人相當重視「社群」。正因為各別國家的市場太小,需要不同國家合作,互相幫助,把服務推向整個歐洲甚至全世界。因此,在柏林與荷蘭的許多育成中心,在其他國家都會有分部互相支援,調查當地市場; 還有許多基金會提供獎金,鼓勵年輕人在各國旅行中,尋找創業靈感。這點和亞洲的情況非常不同,不管是日本,新加坡或者是韓國,對台灣來說這些國家經常是敵人,不是朋友。All the people,創業不只要一個人的天才,還要一群人的推波助瀾。

      「未來,我可以成為怎麼樣的人?」回首這趟旅程,YEF並沒有幫我找到最後答案,但是我可以更勇敢去問自己想要什麼,並且不害怕的去要,去試錯,在跌跌撞撞中慢慢找出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