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寫滿了YEF。

        十個月可以做什麼事?母親懷胎剛好十個月,而我在二十二歲那年花了十個月參加YEF計劃。不只是拉長時程,是因為扎實的訓練需要長時間才能被消化,「十個月,一個人的行為才有可能被改變。」一直記得Wendy在校園說明會這樣說。很多比賽都是一下子就沒了,但是參加YEF後勁很強,時間越久你越能發現它不一樣的地方。

測試自己

        當初參加YEF的理由不是為了創業,只是為了「測試自己」,看看過去三年在大學的累積足不足夠讓我走入社會。而YEF就像一個小型社會,你必須隻身參賽,然後學會在遊戲規則底下生存,主辦單位把我們丟進一個都是人的大池子裡,你要自己找到夥伴後才能爬上岸,因此絕對要夠了解自己,才能行銷自己,懂得社交、找到好的聯結,同時說服夥伴相信你,一起組隊。

沒有答案就自己找

        在YEF沒有人會告訴你「該怎麼做」,就連創業的主題、在討論中遇到的問題、團隊合作的方式,都要自己理出一套方法,沒有答案只能自己找。這時,你才會發現自己好像不夠關心世界、腦袋很容易枯竭、甚至不善言辭,也可能在團隊中找不到合適的位置,最可怕的是在團隊裡就像站在魔鏡面前一樣,你會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的弱點。面對不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像喝茶一樣,不會苦一輩子,但要苦一陣子,也只有坦然面對,才有機會成長,記住凱薩說的:“I came, I saw, I conquered.“

學會表達

        在YEF我們學著用商業的思維來解決問題,而在商業的世界裡,知道「說什麼」很重要,但「如何說」更重要!就像在一開始的自我介紹,如何用一篇貼文和一張照片讓大家對你感興趣?在大亂鬥時要如何介紹自己,才會有接下去的談話?在5000元創業階段,要怎麼用兩分鐘將兩個禮拜做的事說清楚?在第二階段的Elevator pitch中,模擬要如何用搭乘電梯的時間來銷售自己的點子讓創投買單。這所有的一切都在訓練我們如何組織表達,關鍵在於:「知道自己要說什麼,觀眾想聽什麼,且該如何說。」

當上代表是意料之外的事

        YEF其實不是比賽,是一個教育計畫,目的是希望可以為社會培養人才,就連獎勵的方式也不是金錢,而是由大家選出的人「代表」出國參訪,用眼睛、腦袋和心去學習,像日本明治維新時的岩倉考察團一樣,到西方取經把學到的事情帶回台灣與大家分享。記得在公佈名單那天我告訴自己:「無論有沒有當上代表,這一趟旅程都值得了!」過程中累積的知識是快速且扎實;業師們給的影響不只是商業企劃書上,還有對人生的觀點;認識到一群很強卻謙虛認真的夥伴;又因為YEF而成為時代基金會團結社群的其中一員,怎麼能不值得?然而當上代表是一份意外的禮物,打開後發現這世界好大,如果選擇放棄,將無法打開眼界!

        感謝當初參加了YEF,讓我有勇氣、熱情、堅持去面對所有未知,我不敢說我未來一定會創業,但我知道「創業家精神」的種子已經在心裡種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