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這一年的旅程,就如同柯基闖入一片充滿兇禽猛獸的叢林,大學時第一次聽說YEF,碩一時第一次參加校園說明會,我遲遲無法下定決心,不知道比賽這麼忙我是否能兼顧研究所的課業,不知道我完全沒有商業背景適合這裡嗎?直到碩二那年,我發現這可能是我學生生涯最後一次做出改變的機會了,所以我毫不猶豫選擇了延畢參加YEF。

        我一直很喜歡Josephine常掛在嘴邊的那句「YEF並不是為了鼓勵年輕人創業,而是希望你們能帶著創業家精神從事所有事情!」,走完這趟旅程對於這句話有更深刻的體會,對我來說在這裡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不停的學習與挑戰自己,還記得當初填報名表時立刻買了商業模型的書回來看,想創業點子時整天都在關注新創企業的發展,在創業企劃書撰寫時負責了完全陌生的市場與策略,甚至連財務報表都要沾上邊,所有我在化工系接觸不到的在這裡都三個願望一次滿足,但屏除掉這些也許課堂上或其他比賽可能也學得到的知識,我認為YEF最特別的地方始終在於「人」,在賣商品賣服務之前,YEF給我的第一個挑戰就是「把自己賣出去」,要如何在兩百人當中吸引別人願意和我組隊遠比想像中來得困難許多,但也因為這樣的過程我聽到了很多厲害的經歷、很多有趣的經驗,當身邊充斥著很特別的人和特別的故事時,會有種很強烈的刺激想要讓自己也加快腳步向前邁進,我想這才是YEF最珍貴的地方,不只將一群人水平式的連結起來,更將每一片水平的網絡垂直串連起來,人際的社群就這樣一點一滴的建立起來,抬頭低頭時或只要你伸出手,都會有一群人等著給予你最真切的協助。

        公布代表前我和幾個朋友在聊天,我還記得我對他們說,就算最後沒當上代表,我還是覺得參加YEF是我做過最正確的決定之一,這半年的旅途當中我所獲得的已經比我想像中還要多了很多,最後幸運能當上代表並獲得海外參訪的機會,對我來說是個很棒的禮物但也是很大的責任,親自與柏林和阿姆斯特丹創業家交流之後,驚艷於他們勇於動手嘗試、多元文化跨國的成長背景以及堅持自己夢想的創業理念,但同時也發現台灣其實仍有許多競爭的優勢,「我們從不缺少機會,問題在於機會來臨時你有沒有能力把握住。」,海外參訪不只是看看別人有多麼好,而是看了之後,回來做得比他們更好!

        參加YEF真的很累很累,無時無刻腦袋和身體都處於被榨乾的狀態,在YEF你可能會被當成沙包打,但承受多少力道決定你有多少反擊的能量。當初我因為對於自己未來的迷惘與惶恐參加了YEF,想用半年的時間找到未來三十年真正想做的事情,如果你對未來感到迷惘,如果你對創業想要有多一分地了解,如果你對於自己產生懷疑,那我真心的推薦你參加YEF,也許你不會直接得到正確的答案,但會有一群人陪著你一起摸索,一起跌倒再一起勇敢地站起來。最後最重要的是想感謝在這一路上陪著我的夥伴朋友們、幫助過我的師長們,以及永遠支撐著我們的基金會,因為你們才有這場華麗的冒險,謝謝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