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年之前,我也坐在台下猶豫著是否應該要採取行動,報名這樣的計劃,當時對於創業沒有太多的想法,但當時對YEF覺得很有興趣也相當好奇,想看看究竟是怎樣樣的一個組織,又是什麼樣的計劃,可以讓人一直受挫卻又覺得很有收穫,於是果決地送出了申請,想讓這個世界給我驚喜與感動,準備迎接接下來一年的衝擊,但是,做出了選擇才發現很多時候其實沒有選擇,我在此落選,並沒有機會參與。

        落選的我並沒有感到相當失落,只是單純地認為自己準備不足,決定更加充實自己,也想為當時的生活做點規劃,於是參加Tic100讓自己能夠透過其他機會見識到不同領域的人,去瞭解撰寫商業企劃書的過程,其實在Tic100組隊過程中,因為單純抱持一個對於YEF的憧憬,與當時錯過的遺憾,也特別詢問了一位有YEF經歷的同學一同參與比賽,開始了這一年的旅程。

        當時的我並沒有想到可以透過TiC100 & YEF Fellowship Program的方式回到YEF,對我來說,很幸運也很意外,能夠晉級Tic100的總決賽,當時心中的激動難以言喻,但當時的我們都已身心俱疲,當Wendy出現在Tic100決賽會場,提到TiC100 & YEF Fellowship Program的時候,我再度地猶豫了,面臨到暑期、實習,不僅在YEF的workshop階段必須全程參與,同時又有Tic100必需繼續往下走,面對第二次做選擇的機會,還是決定好好珍惜這次失而復得的機會。

        從現在回顧這段過程,從曲折離奇的返回YEF,到出乎意料的出國參訪,自己是如此的幸運,這趟疲憊卻又充滿收穫的旅程是在一年前我從未想過的。在這裡遇見的夥伴讓我更加感謝這趟旅途,在YEF遇見的每個人都很特別,在這的每個人似乎都有著一份熱情,有著自己想去完成的任務,除了合作需要一起碰撞、一起學習,其實光是與身邊的夥伴閒聊、討論無關緊要的生活瑣事,也讓我很感謝這群人帶給我的影響,對於這群夥伴,我感到敬佩,也因他們而感動。

        YEF讓我深刻感受到,確實與其他比賽不同,YEF不僅僅只是一個比賽,在YEF這個社群裡,那份溫暖、互助的團結力;那份真摯、熱情的影響力;那份堅定、持續的行動力,為我灌注了許多能量。在一年的旅程即將劃下句點,回想著一路上遇到的每一位曾提供的協助,且在這一路上,總是有人會告訴你,若是對未來感到迷惘,歡迎隨時回時代基金會叩問,那股暖意會一直在心中溫存,在接下來的十年,希望自己也能學習從接繩子的人,成為放繩子的人,把這樣的溫情與精神傳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