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參加TiC100到加入YEF是一個漫長也迅速的過程,無止盡的新工作、新挑戰接踵而至,直到目標達成之前,一刻都不能鬆懈。

        我參加到的YEF是從第三階段的Worhshop開始,到最後入選代表、旅行出國參訪的義務,這些我認為是YEF中相對比較制式的階段,與前兩個階段或者我所參加的TiC100競賽相比,Workshop組員和海外參訪的代表團都不是自行組隊,接受的任務也比較屬於資料蒐集、訪查、然後進行發表的部分,而非5000元、BP階段能夠享受自行創造、體驗失敗然後解決問題的樂趣與挑戰,然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最後這兩個階段的安排,正是要訓練創業者應該具備的團隊分工、執行任務的效率、期限之內完成事項的抗壓力、還有個人的紀律與穩定性,以上是對新創事業有興趣的年輕人最應該接受的考驗,是所謂「馬步半蹲」的暖身練習,這種訓練能讓你在未來走得更遠、獲得更好的機會。

        舉例來說,在Workshop階段,原本互不相識的組員,在快速的三小時初見面Team-building之後,兩周內安排了6家與新農業議題相關的參訪,參訪地點從台北到新竹都有。而訪談後除了要整合與精煉資訊,更要加緊速度排練發表的形式、訓練上台者的台風等等,很高興我們在最終的發表上獲得了第二名。聽說有的組別甚至參訪到11家企業!

        到了海外代表的階段,記得大伙約在台北車站的一家咖啡店,那是一家聲音嘈雜、連不上網路,環境勉強容納17個人但不甚舒適的地方,一開始出國的行程是擬定在柏林與慕尼黑,我們很快分成兩組,兩組中又有人查startup、資深大企業、城市文化與歷史等,在第一次的開會中就各自有近百頁簡報,互相學習到豐富的資訊。代表團之後又面臨多次改城市、更換參訪點,以及分配查訪資料之外的文宣、交通、點名、攝影與海外介紹等職責,每1~2周要往返台南與位在台北的基金會開會,或者在開會日之間安排線上會議,完成各種階段性的進度。我們也發現總是有新的資料要補充、查證,總是有新的問題、不足的地方要精進,loading永遠比你想像的還要重。此外,讓我印象深刻的也是夥伴積極的態度,當時我負責文宣,同時要設計名片、聯繫印刷廠、還有tripbook的編輯與排版,再加上課業繁重,團隊常適時伸出援手,分擔後期新增的參訪點資料蒐集,或者搞定海外BP Presentation的工作。

        在我的經驗裡,我認為YEF計畫設計得很嚴謹,這是YEF很累卻也好玩與難忘的地方。遊戲總是要有明確的規則、目標、資源限制(在YEF裡是時間),如此一來面對關卡才刺激有趣,而在遊戲中每個人、每支隊伍都會創造不同的玩法、策略,從中發現自己的優勢和致勝關鍵。YEF沒有獎金、不打成績,但無形中獲得得實戰經驗,是難能可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