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四年費盡力氣地學習,到底對未來有何意義,

當同學都湧向研究所的時候,我無所適從。

九個月前來到 YEF,不怕別人欺負,擺脫掉所有拘束,

以為可以馬上重新塑造,結果撐不到五秒輸掉主角,

當以為又是徒勞無效,獨自在角落苦惱目標。

多虧業師與隊友的希冀砥礪,重燃我心中的逆襲機器,

每個人都像是二十四個比利,在不同時間不同地點,切換扮演角色的比例,

儘管中間有不少衝突,還得兼顧學校裡的大小考試作業報告,

但這讓我突破原本理工人的舒適圈,負責任地跟不同領域的夥伴合作、打拚。

出國參訪看到 Verdigris 的 CEO Mark,

他不滿 500 美元電費的災厄,直接創業把它給攻克,

用產品作電耗量的監測,預防大樓電力混亂的不測。

儘管行程的擁塞,依然精神飽滿的顏色,

給予我們十足震懾,這無年齡的牽涉,

而是內心線路的拉扯,如何割捨躊躇不前的忐忑,

沒有人天生就是完美獨特,都是經歷干戈中學習磨合,

時間的無情地乾涸,果斷放棄食之無味的雞肋,

看到問題值勇敢立即去攻克,不畏懼坎坷,莫待臉上有皺摺。

"Everything I do has gravity."

過往任何經驗都是有價值的,不用過度焦慮,一步一腳印慢慢累積。

"Find your own mission in your journey"

追尋自我人生使命是最重要的事情,不斷地探索、尋找。

 "Make it happen immediately"

找到模糊的方向後,立即動手去做去嘗試,實際去驗證。

至今僅記 Mark 給予的忠告,讓迷惘慌亂的我,重新找到一個努力的方向。

謝謝 YEF,拎著我這稚嫩的小孩出去被電,讓我知道真的有人為了這整個世界,不眠不休地奮鬥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