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末出席數場 2019 國際青年創業領袖計畫 (Young Entrepreneurs of the Future - YEF) 招募說明會,許多人問起「參加 YEF 最大的收穫是什麼?」、「需要耗費很多時間和心力嗎?」、「在團隊合作中曾遇過怎樣的問題與麻煩?如何解決?」,也有不少人擔心「如果我不夠有能力、沒有足夠的資歷,能參加 YEF 嗎?」、「如何才能選上代表?」我不確定自己能否在現在這個當下說出完美的解答,但藉由年度回顧分享,我想分享這一年裡幾件小事與我獲得最大的體悟。

第一件事,是關於我如何踏出舒適圈。

在大學裡,我從未接觸過任何與商業有關的活動,也幾乎無與同儕合作的經驗,在畢業之前,一方面擔心未來就業、另一方面認為是時候該踏出舒適圈了,在聽朋友提起 YEF 時,我幾乎沒有多想便決定參加。在報名之初,YEF繁複的報名流程幾次讓我卻步,許多報名表上的題目諸如「創新、興業、冒險基因自述」、「簡述你想透過創業解決什麼問題?」更讓我不知如何回答起,當時我多次懷疑自己是否要付出那麼多力氣參加一個我既不熟悉、更不擅長、性質也不特別讓我喜歡的活動。雖說有如此多猶豫,我仍硬著頭皮在最後一天送出報名表、通過兩次面試成為學員。

成為學員之後對於我而言,又是個更大的挑戰。從尋找團隊到與團隊成員磨合的過程,都讓相對內向的我左支右絀,從和一群陌生人彼此熟稔、到如何整合共識、找到有效率的方式開會,到當團隊成員有資訊落差時,該怎麼溝通、怎麼交換意見……,事情永遠都沒辦法和想像那樣順利、刺激、有趣、具有挑戰性,老實說會有許多無聊、瑣碎的事情要做,更有非常多需要花費大把時間卻沒進展的挫折和無奈,我們的團隊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找到適合彼此的方式一起走下去。

這一切種種讓我明白,走出舒適圈不只是口號而已,走出舒適圈意味著我們會真的碰到很多讓我們非常不舒服的事情,幾年前任性的我一定沒辦法想像,我會勉強自己填完報名表,跟陌生人交朋友、找尋隊友一起組隊、合作;投注大量的精神和心力和隊友開會、釐清問題、找尋痛點、整理資料,最後一起完成 Business Plan。

放棄是一件很簡單、很輕鬆的決定。我的人生放棄過各式各樣的事情,然而此刻當我回顧參與 YEF 一路走來的過程,不禁捏一把冷汗,因為我清晰地意識到:倘若當時的我放棄送出報名表,我失去的那些寶貴的東西會是什麼,失去了這些東西,是多麽讓人可惜和扼腕。

第二件事,是關於堅持與努力。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你可以當上代表?」我總是回答:「因為在團隊中我最努力。」當上代表後,我發現像我這樣執著的人並不是異數,我認識很多人,他們都有種超乎常人的執著。

YEF 和其他商業競賽最大的不同,我認為是「時程」,其他商業競賽頂多一兩個月就結束了,而 YEF 的時程卻長達半年以上,這是一場「耐力的挑戰賽」,有人可以撐過,而有人不能(我無意做任何道德評判,因為每個人對人生的追求都不同)即便我在接近 200 位學員中,獲選最終可以免費至海外參訪的代表,我也從來不曾覺得我有多優秀、多麼特別,我完全不是那種刻板印象裡大家想像的「菁英」;但我敢非常肯定的說:我是可以堅持到最後的人、我是可以為了我想要的目標,非常非常努力的人。

我們隊伍決定要做和年長者髖關節防護,即便我不是相關背景出身、更完全沒有相關知識,我仍花費大量時間查找資料、理清脈絡、找尋可突破之處;也曾花費一整天查找各式資料、騷擾身邊朋友,思索、討論 Business Plan 的邏輯要怎麼樣才順暢;在 Pitch 階段,我擔任團隊的報告者,在Pitch 前後,我大概練習了超過 50 次,吃飯睡覺走路都在順報告流程、半夜還在陽台大聲練習被鄰居開窗痛罵。當時不以為意,只想順利完成報告,結束後和朋友偶然提起,才驚覺自己的行為異常。

從前我很羨慕那種外表光鮮亮麗、自帶光芒的「菁英」,甚至為此自卑很久。參加 YEF 後讓我明白,有些人身來就是為了舞台存在的、有些人聰明睿智而迷人,總是輕易地獲得大家的喜愛。而那些人都不是我,儘管如此,我不需要自卑、更不需要去試圖讓自己變成那樣,因為我有我自己獨特、值得為自己感到驕傲的特質,我將其定義為執著。在這裡我遇見的人裡,讓我欣賞、會想一起共事、合作、讓我發自內心值得敬佩的人,他們血液裡也都與我一樣,有一種勇敢和堅強。

最後,我要感謝時代基金會與自己,謝謝時代基金會辦了如此棒的活動,在參加的過程,除了學會的「技能」與「知識」多不勝數之外,更多的是我清晰地看見、理解、反省自己,自己的本質、優缺點、性格與自己在團體中的樣貌。我不確定幾年後的自己是否會改變想法,謹以此文作為年度回顧,記錄我的201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