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碩二下時參加了 YEF,當時我生活的重心都在研究上,知道自己不想走公職,但也不知道像我這樣履歷都是學術背景,沒有在大企業實習的經驗的人,畢業後到底可以做什麼;我也從沒參加過學校辦的企業參訪,沒人脈知道怎麼避開職場雷缺。我急切的想快速累積大量產業知識和情報,想擴展交友圈,當看到 YEF 的介紹,有業師、有工作坊、又不用事先組隊,我告訴自己:這可能是最後、唯一在學生時期還能瘋狂一次的機會了吧。

10 個月過去,不敢說我找到自己,還是從璞玉變瑰寶,但我閱讀了很多不同人的故事,不論是不同梯次的 YEFer、業師、或是海外參訪中遇見的創辦人、企業家,我讀著他們過去的故事、以及正在發生的故事,更棒的是,我們成為彼此故事中的一點,我也深深感謝有這樣的機會與緣分,擴展我思考的維度。

兩星期海外參訪,每一站都是一場挖掘自己真性情的訓練,「我適合在海外念書、工作嗎?」、「我喜歡這樣個性的老闆或員工嗎?」、「我會想待在這樣的企業文化嗎?」許多猶豫不定的事情,透過親身交談、體驗,心之所嚮也愈加鮮明。

參訪時,有些時刻讓我特別印象深刻。我問 ZOOM 的創辦人 Eric:「怎麼樣才能有自信?」他想了半晌說:「自信不是你表現地多麼光鮮亮麗,而是問題來時,你敢於面對想解法。」我鬆了口氣,其實不用假裝帶著樂觀開朗的笑容面具,因為自信是一種解決問題的態度。

參訪非營利組織,像是 La Cocina、Gates Foundation、Facing Homelessness,和他們相談後,心裡會由衷敬佩那股不遺餘力想為弱勢群眾付出的心,我特別喜歡 Gates foundation 用 “impatient optimists”形容不向不公義妥協、對未來世界抱持正向態度的精神,我也在美國給自己一個目標:回台要在一個非營利單位當志工。

直到海外參訪結束,身旁朋友不時會問我:參加 YEF 搞到自己延畢值得嗎?我會說,用將近一年的時間,換一個改變眼界、拓展人脈的機會,我覺得很值得。這趟自我訓練的旅程,收穫可是多到要花不只一年的時間才能好好消化。